文章归档

Twitter一年@AstroProfundis

2010年8月20日,在高考结束后长达三个月的暑假里闲得实在蛋疼的我通过自由门试探着访问了 twitter.com .
这一天,我的生活改变了。

大约从09年底起,因为当时博客所用的免费域名提供商 cz.cc 被墙,我不得已开始了解翻墙这个当时对我来说还很陌生、很遥远、让人心生畏惧的东西。也许和大多数人都一样,入门是网页代理。
一天,维基百科首页滚动的新闻里出现了 成都市 法院 谭作人 的字样,完全出于好奇地,点开了那个页面,链接被重置。
然后我打开了网页代理。
[……]

继续阅读~→

叫我如何不想她——高考一周年纪念

时光荏苒,又是一年。
还记得大同楼入口的标语、大厅的誓词,阴凉的走廊安静又繁忙。
还记得歌舞晚会时的热闹、激动的人群,泪珠在眼里悄悄地游荡。
还记得金牛宾馆里的绿荫、轻松的心情,疯狂合影的快门声回响。
时隔一年,犹在眼前,梦想激荡的青春年华,叫我如何不想她?

[……]

继续阅读~→

2010-珍宝所在,心之所与

地球又转过了一年,又到了说“明年见”的时候;总觉得,还是应该写点什么

2010,总觉得这是一个特别的数字。细腻的质感,淡雅的色彩;对,在我这个联觉人眼中,这个数字有着它独有的美丽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在干什么呢?忘了,忘了,往事如云烟;高三的元旦,是只有一天假期的;忘了,忘了,时光如水逝

1月30日,海大自主招生测试,无法忘却的经历,无法忘却的“三角几何共计九角三角三角几何几何”和附中的漂亮校园;是的,我通过得很顺利,就像我内心里早就预料到的那样
无数的考试、练习、考试、作业、考试、评讲…高三,大同楼下不知名的花朵开了又谢,教室里的空调关了又开,人,却一直留在那教室
满地,满桌,满眼,都是书;曾经看别人的高三,觉得这种场景不可思[……]

继续阅读~→

雨声中听到了伤感

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一直到一个小时前我都还对毕业没有感觉。但听着歌,想着明天就没有了晚自习;再没有了晚自习,心里就渐渐泛起了悲伤。
离别的惆怅。
小学,初中,历历在目;同学,朋友,天各一方。终于,现在,高中生活也逼近尾声,十几分钟后,我将迎来在二十中的最后一天。之后,我就不再是二十中的学生;而是,校友。
人生难得是相逢,唯有别离多。
今天的教室里有很多欢笑,明天也许更多些忧伤吧?
雨还在下。

首发-改编歌词

前些天Fodo给我发的短信,就是改编后的《同桌的你》,写得不错。因为手机烂,没有转发;原文也不太完整,于是乎自己在此基础上再创作了一下。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高中的点点滴滴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
食堂的不堪拥挤

老师们都已想不起
上课时睡觉的你
你也是等看到试卷
才发现啥也没记

谁提醒没背单词的你
谁借你抄了笔记
谁替你做完了难题
谁一直和你一起

从前你总是很担心
老师从背后偷袭
你也曾无意中说起
其实这也很有趣
那时候天总是很蓝
日子总过得太慢
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
转眼就各奔东西

谁帮了没背单词的你
谁安慰挨批的你
谁叫醒睡如死猪的你
谁为你倒掉垃圾

三年的日子都[……]

继续阅读~→

略有感

今天初二,去磨盘山给姥姥和姥爷扫墓。
每次到墓园,还有很长一段路的时候,就不自觉地心情沉重,很严肃的感觉。每次都是这样。然后,我又意识到,墓园附近还是有很多居民的,而且大部分都是卖丧葬用品的。他们呢?难道也像我一样心情沉重?
走的时候看到一个茶馆,不大的院子,空空的桌椅,电视机孤独地播放着什么文艺节目。不难想象,大年三十晚上,这里一定是大家围在一起看春晚的地方;当然,那一定是快乐的时刻。于是又不难想到,他们必定不会整日沉闷,而是和所有人一样,喜、怒、哀、乐,五味俱全。
用鲁迅式的眼光来看,也许这能体现初中国人在对死亡习以为常之后便对陌生人的生老病死缺乏关心,或只是以“看客”的姿态袖手旁观。但我毕竟没有那[……]

继续阅读~→

僕と契約して 夢喰いになてよ!
Me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