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一滴水

考完试了,很闲,就想起来把今年的高考作文写了。去年的时候也写了一篇,自认为还算写的还行的。结果今天盯着题看了好久好久看得都快睡着了,发现自己已经不会应付高考作文这样的东西了。。。

于是留个坑在这里,以示纪念

手握一滴水

一滴水里有阳光的谱系图
有雪的过去和未来式
有沙漠干渴的大陆架
有人的生命……

我手握一滴水
就是握着一个重大的世界
但一个小小的意外,比如一个趔趄
足以失去这一切

根据自己对诗歌的体悟,展开联想,写一篇文章

搬家到 Linode & nginx 重定向设置

博客搬家到了 Linode 的东京结点上,操作系统依然使用的是配置服务器最顺手的 ArchLinux 但服务器构架从之前小内存机器上仔细调教过的 MySQL + Apache httpd 变成了复杂一些但可以充分压榨服务器性能的 MySQL + Apache httpd -> varnish -> nginx 也即通常所说的 LNMPA 再加一个 varnish 这样。数据库和文件等的迁移都很顺利,因为是先修改我的本地dns缓存指向新主机,调试好过后才真正修改的dns记录,所以实现了博客不下线地转移。

迁移完成立刻就发现了一个问题:首页无限重定向。
这个倒是不难办,把原来所用的 nginx 虚拟主机配置文件中一些针对不同文件类型做的配置全部去掉,只保留了反向代理给 varnish 的语句,首页正常打开,后台也正常。经测试插件配置、启停、增删都没有问题。

很快就发现,博客的重定向不正确,也就是 WordPress 后台中的固定链接设置无法生效,访问自定义链接的页面打开的是首页。
安装了 Permalink Fix & Disable Canonical Redirects Pack 插件,但是还是无法正常。(需要注意下面的语句是建立在此插件启用的基础上的,停用插件后还是会出错)
[……]

继续阅读~→

青春因其缺憾而完美

青春因其缺憾而完美 – 再看 Angel Beats! 之感

大概是昨晚在b站的某mad里面听到了《一番の宝物》然后突然想再看一遍 Angel Beats!
于是翻出来当初刻的DVD,放到电脑上一点点看着走。

第一次看这个,应该还是10年10月的时候了,当时用MP4在晚自习的时候看,没记错的话也是一周不到就全部看完,唏嘘不已。不过,不记得有很强烈的泪感。
之前在bangumi看到过有评论说后期展开略显仓促,我只看过动画不好评价,不过这次看第二遍,没有太明显的这方面的感觉。
好像现在写这篇文章有点晚了,不过,难得有这么强烈的写点什么的冲动,就还是从了自己吧。

因为人生有憾[……]

继续阅读~→

奔三的人

二十岁了呢,不再是 teenager 了,年龄从亮白色段进入了鲜黄色,人生的第三个十年开始了。
又想起了十岁那年的时候,模模糊糊地感叹着十年的光阴逝去。那时候对时间还没有概念,十年好像就是一瞬之间;现在看看,从10岁到20岁,啊,多么漫长的道路。
我走过来了。

人生的第二个十年,估计会是人生中经历最多、影响最深的一个十年了。

小学的一半时间在这个十年。
很高兴遇到了刘贤昌老师、曾小刚老师、胡爱菊老师、吴昆老师,还有其他许许多多川师附小和锦江区少年宫里教过我的老师,是他们给了我最初的系统化的认知。
很高兴遇到了王树、赖翀、张思衎、董安琪、钱柳蓉,你要一切都好、钱文慧、周之楠、[……]

继续阅读~→

五月病……

五月二号,假期结束第一天。
整个人都软绵绵不想动……拖延症和五月病一起发作的结果就是……真想在床上趴一天啊……

好不容易滚出寝室来上课,路上却又想起了不该去想的人,然后一阵苍白的悲伤和迷茫一下子淹没了我,金黄的阳光也仿佛失去了温度,散发着阴冷的金属光泽。

最近折腾的事很多,像给人托管的论坛还没回复,像用一整天搭建DNS服务器,像天文学史的社团教学还没有写……还有好多好多事都一直拖着……

唉……连刷推都不是那么有兴趣了……

真是的……

[转]遗憾的诗篇

难得转别人的诗,这么做了,显然是确实喜欢

转自:Yu Weiyang
原文链接: http://yuweiyang.com/poetry/another-beauty.html

如果没有了时间

人生总有遇见

四季只留一个花开的季节

眼中的唯一就是最美的诗篇

然而

岁月总是惹人依恋

荏苒中总有遗憾

一颗未曾枯萎的心

终日惦念着最美的华年

个人常用 DNS 服务器集合

越发觉得应该建一个个人wiki了。。。

经常到处 Google DNS 服务器,终于烦了,做一个自己常用的地址列表放着。
注意这个不是推荐,只是自用的备忘,不定期更新。如果想看推荐请戳这里
格式为: DNS Server IP   Average ping*   TTL   Domain(Option)
* 测试用网络为河北联通ADSL, 基于单次 ping 命令测试

河北联通:
202.99.166.4   <1ms   253   cache-lf-1
202.99.160.68   <1ms   253   cache-lf-1
[……]

继续阅读~→

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今天早上翻着推,突然不知道怎么地心情变得特别差。想到了小学,想到了初中,想到了高中,想到了高考,也想到了她……
但不对,这些都不是原因。我确实很为这些伤感,也确实还没能完全放下她;但不对,我只是莫名其妙地就情绪低落,就伤心难过。

昨天去囧囧有神七明明很高兴,累了一天早早睡去也明明很舒服……
昨天又看到卖团子抱枕的,上次买的一大一小两个都送给她了,也不知道现在是被锁了柜子还是放床上正常地用还是干脆已经扔了;已经与我无关
不过我又买了一个,比上次的两个都要大

今天block了被我带上推的同学,后来想想解了b但还是没有fo,也不打算fo
本来想注销帐号过段时间再恢复的,后来考虑到必须保证付费ap[……]

继续阅读~→

除了这片星空,我已经一无所有

忘(わす)れたいものは絶対(ぜったい)に忘れられないんです。想忘记的东西绝对忘不掉。—-村上春樹

如果我从没有品尝过温暖的感觉,也许我不会这样寒冷;
如果我从没有感受过爱情的甜美,我也许就不会这样地痛苦;
如果我从来不曾离开过我的房间,我就不会知道我原来是这样的孤独。
—— 剪刀手爱德华

有时候会想,我所能给予的,到底都有些什么?
化物语第12话给了我答案

这就是我拥有的一切:家人,朋友,和这片星空。我拥有的只有这些,这些就是全部

我给出我的一切,除了星空。甚至包括性命。
但那星空啊,竟然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现在,还会收下吗?如果有机会与我共享这浩渺的星野?[……]

继续阅读~→

能否证明你的认知与他人一致?

问题来自人人上一条转发状态引发的讨论,原始状态是:

假设:有一个人,他有一种奇怪的色盲症。他看到的两种颜色和别人不一样,他把蓝色看成绿色,把绿色看成蓝色。但是他自己并不知道他跟别人不一样,别人看到的天空是蓝色的,他看到的是绿色的,但是他和别人的叫法都一样,都是“蓝色”;小草是绿色的,他看到的却是蓝色的,但是他把蓝色叫做“绿色”。所以,他自己和别人都不知道他和别人的不同。第一问:怎么让他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第二问:你怎么证明你不是上述问题中的主人公?

因为看了很多人的观点和分析,感觉都不太靠谱,甚至相当部分的人并没有正确理解楼主的原意,所以特地把我的想法详细写出来,希望能够起到一点参考作用。
我的答案是:对于两个认知途径先天性相同的人,现有的普通技术条件下,无法区别两者的认知是否有异
[……]

继续阅读~→

(* ̄▽ ̄)y
Me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