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归档

手握一滴水

考完试了,很闲,就想起来把今年的高考作文写了。去年的时候也写了一篇,自认为还算写的还行的。结果今天盯着题看了好久好久看得都快睡着了,发现自己已经不会应付高考作文这样的东西了。。。

于是留个坑在这里,以示纪念

手握一滴水

一滴水里有阳光的谱系图
有雪的过去和未来式
有沙漠干渴的大陆架
有人的生命……

我手握一滴水
就是握着一个重大的世界
但一个小小的意外,比如一个趔趄
足以失去这一切

根据自己对诗歌的体悟,展开联想,写一篇文章

[转][傲娇]为什么数组下标要从0开始?

[傲娇]为什么数组下标要从0开始?
http://www.cse.msu.edu/~wangyua6/?p=764 ←此地址在墙外

相信大部分童鞋,都知道C里数组下标是从0开始的。为毛不从1开始呢?这里,从一个角度来分析,就是多维数组的问题。其实,这世上本没有多维数组,要的人多了,也就有了。本质上,多维数组可以映射到一个一维的数组。好,我们现在开始玩吧。假设这个二维数组是mn的,比如说A[m][n]。 接下来,我们有个一维数组,它是mn的,比如说B[mn]。对于大多数地球人来说,显然,我们可以通过一个一一映射,把A的每一个元素对应到B上。现在我们来看看,数组从0开始和从1开始的区别。
[……]

继续阅读~→

作业-从利比亚内战看“国家保护责任”

这是我的“马克思主义本原理”课程期末作业,因为老师平时经常涉及到这些问题且相对比较客观,所以决定写了这样一篇文章。文后列出了全部的参考资料,当然这种小作业的参考资料是神马情况大家都懂。注明来源一方面是尊重原作者(维基百科的GPL协议等等),同时也是想让文章显得比较庄重神马的(到底是zhuang重还是zhuang13啊喂!
本来尝试着排版了下的,后来懒得麻烦放弃了orz
[……]

继续阅读~→

什么是哲学

这是帮妹子写的选修课论文,当然凭本博客的访问量和搜索引擎权重以及这个关键词的内容量,我相信不会被她的导师发现~
这个话题真的很大,于是我到推上寻求帮助,结果被类似如下内容刷了mention

@heejunjin: 哲♂学RT @chqqq: 不懂 RT @clc4214: 好哲学 RT @AstroProfundis: 帮妹子写选修课论文《什么是哲学》,这话题太大了,有木有人给个总思路?

最后,还是索菲姐姐的建议比较靠谱,于是决定按照这个思路来写:

RT @killsophia: @fxd701029 @clc4214 @AstroProfundis 我记得以前有本书有个论点“哲学史就是哲学,哲学就是哲学史”。请自由发挥吧www

内容主要参考自维基百科的各个词条,很多地方是多个条目的关联内容组合而来的,当然框架和开头结尾以及过度内容是完全我自己写的哦~
当然,处于某朝特色的需要,这篇文章是你懂的主基调~
[……]

继续阅读~→

总有一种期待

总有一种期待

去年的今天,我在成都十八中参加了高考,作文题目大致是点线面写感悟。而今一年过后,新一年的四川卷作文题目是《总有一种期待》,站在高考之后,我要以和一年前截然不同的视角和心态再写一次高考作文。
思路是,大致按照高考作文的一贯结构和模式,以不必考虑阅卷人和阅卷标准的内容,表达我真实的想法。

以《总有一种期待》为题写一篇作文。立意自定、文体不限,诗歌除外。不少于800字。

[……]

继续阅读~→

【转】达尔文的美女

转自科学松鼠会
量子熊猫 发表于 2009-09-25 13:00

如果真的可以用方程求得最美的女人,我倒宁愿相信“方程”只是一种花的名字。
[……]

继续阅读~→

二诊总结

二诊收获:高档餐具全套(含杯具)
当前心态:胡吃海喝一顿
今后打算:餐具和杯具都备齐咯,下次想要洗具……

自主招生-结果

今天在海大网站上查到我通过了自主招生考试,正在公示中。
发一张名单的截图

还有自主查询系统里面的

最后是完整的名单
点此下载word文档

^_^

海大自主招生面试

今天去参加了中国海洋大学的自主招生考试,地点在早已熟悉的川师附中,不过我从没进过附中。

首先是,今天走了川师很多很久没走过的地方,觉得好多东西都比记忆中的要小,于是惊觉自己已经长大了那么多;然后是附中,比二十中大好多,而且很漂亮。附中的同学们啊,你们真好…

上午去报到,根本没有看学生证和获奖证书原件,收了150,直接开准考证。PS,收据抬头是“中央单位行政事业性收费统一收据”,可见教育部直属的学校果然NB。

下午去考试,13:00就报到集合,但我被排在16/18,活活等到16:30才到我,还不能上厕所… 我旁边候考的是绵阳东辰国际学校的文子豪同学,我们聊了挺多;左前不远是一个貌似从重庆来的叫李沛的白衣女子([……]

继续阅读~→

[诗作]自习课

可是忧郁纤纤,
将我的心填满;
可是惆怅涟涟,
江枫渔火对眠?

愿静默独坐
任纷繁流过,
宁戴月披星
犹安之自若

倘听林中风吟
沁野芳香馨,
便能缓步徐行
遍明日氤氲

奈何身置芜杂
自难少牵挂;
寰宇其大,
谁能留下?

不知门外斗转星移
不知窗后风移影动,
这么一个囚笼!
我的灵魂,
喊痛。

Sep. 24th, 2009 11:53

|<(=·_·=)> |·_·=)> |_·=)> |·=)
Merry